We've Been There

[蝦遊]奇異靜謐之港-知布泊隨想(知床)


IMG_0907.JPG



回斜里的路上,望見了臥在海灣裡的小漁港,看著滿滿的白色流冰都堆積在這一帶的海面,港內,港外,還有那濤起半天高的白色浪花,讓人不由自主地就想往那開去。

試著把導航的地圖放到最大,仔細看準了岔路口,在狹小的雪道中迴轉進入通往漁港的道路。說是道路,卻完全沒有道路的樣子。雪厚厚地堆在馬路上,似乎從冬天下過雪來就沒有被清除過,勉強跟著車行過的胎跡,顛顛頗頗地強行突破。

IMG_0910.JPG



呼~終於下到港邊。

下了車,面對著眼前的景色,一時有點說不出話來,似乎像是穿過了時空的裂隙,來到另一個靜謐的世界。

至於雪坡要怎麼克服,爬回去,就留待等會再說吧!

IMG_0938.JPG



「知布泊漁港」,有塊牌子立在港邊,告訴大家這裡是何處。知布泊這名字跟北海道很多的地名一樣,是從愛奴語轉過來的,意指船靠岸的地方,今日這一帶已經改名為日之出,只剩下港口還保留著知布泊的名字。過去從斜里有殖民軌道斜里線延伸到這邊,是斜里線的終點,從這裡再往宇登呂走就只能仰步行或是馬匹。不過這殖民軌道也是使用馬拉的馬車軌道,有點換湯不換藥的感覺,進出宇登呂,還是少不了仰馬匹。

這裡是也曾設有「駅逓所」。駅逓是北海道開拓時代獨有的傳遞系統,貨物運送,郵件往來全靠駅逓所來擔任重要的中繼工作,全勝時期在北海道就有230多個以上的駅逓所,擁有2800多頭的馬匹。駅逓所肩負著「旅館+運輸+郵務」三合一的強大功能,聽起來絲毫不輸給「龍門客棧」,唯一的差別大概就是「龍門客棧」還多外掛了「戰鬥」功能。

IMG_0909.JPG



當初北海道的開拓重要關鍵人物克拉克博士要離開北海道時也是一路住著駅逓所南行,而克拉克博士的名言:「Boys, be ambitious!」(少年們~要胸懷大志!)就是在札幌南邊的島松駅逓所裡留下來的。整個駅逓系統在道路鐵路陸續開通之後,重要性也隨之降低,1948年時廢止了這北海道獨有特色的傳遞系統。

而幾次的入殖開拓,都因知床半島的地質不適合農墾,終告放棄,多數墾團均退至斜里。今日放眼望去知布泊,住屋寥寥可數。更別提駅逓所與昔日鐵道遺跡,隨時間流逝,消失殆盡,只留下寒風吹襲。

知布泊.jpg



知布泊在地圖上看來,剛好有個小海灣,知布泊剛好就位於海灣的邊縁。常聽歌詞都會拿港灣來作為休憩停靠的用詞,從失戀受傷,在外打架格鬥,或是被公司火了,都不免把友人,家人,情人拿來比喻成港灣,讓人可以窩在裡頭養傷,等待重新再出發的時機。

IMG_0915.JPG



那麼知布泊這裡對「流冰」來說又是一個怎麼樣的港灣呢?我站在堤岸上看著這些幾乎只有隨浪輕輕擺蕩的流冰想著。它們順著海流從北緯五十三度的鄂霍次客海一路漂流到此,這裡是個十足的「異鄉」,困在這個港灣裡,不會有什麼驚人的自然力量可以再把它們送回大海,這也不就意味著它們將「客死他鄉」,那麼這些擺蕩是無力的吶喊,還是最後的掙扎?

IMG_0911.JPG



對於這些原是港灣裡主人的漁船,看著老家每到嚴冬就被這些莫名其妙被送進來的客人佔據,不得不上岸納涼,不知漁船是做何感想?無論如何跟這些漁船問話,換來的都是無聲的回應。古云問蒼天無語,今有問漁船惦惦。不知道漁船是不是想要告訴我們,沉默永遠都只能是無言的抗議,只能消極地捍衛自己,而無法積極的反應。這是一種很深沉的無奈,的無奈。(喂~在鬼扯啥阿?)

IMG_0933.JPG



往遠處望去,一片白色海原從腳下延伸到遠方,遠方有著枯了枝頭的防風林,或是森林,還有白酷冷峻的斜里岳矗立在那,白白白地交錯,呈現出雜亂的層次感。常看台灣的雜誌很喜歡說穿衣服要運用多層次的混搭,來營造日系風格。我看著這多層次的搭配,絲毫感覺不出來這是屬於那一派的日系風格,顯然自己一丁點流行細胞也沒有。

IMG_0927.JPG



把視覺調為廣角,本來想把大腿與臀部也一起轉為海灘看浪模式,這樣就可以盡情地在這享受眼前這一片令人感覺很平靜,又隱隱約約感受得到一些暗地鼓譟氣氛的雪白海平面,不幸的是,現在只是三月,地上的水泥把自己弄的跟冰盤一樣,站著都可以感覺到腳部不斷地接受到底下傳來的凍感,更別提想要慵懶地半躺半臥。

IMG_0925.JPG



來知床一直都很想看到流冰山脈。當流冰不斷地被海流送上知床的西部海岸線,後冰推前冰,前端的流冰自然就容易被擠壓推高,如此一來,沿著海岸線便會出現一道小山脈,重重堆疊,奇妙壯觀。與記憶裡看過的書籍相片比照,眼前這個只能算是不成氣候的迷你小丘,更像是老天打了一堆看似綿密厚重的咖啡奶泡,卻隨手倒在海邊,搞的整個海灣都是拿鐵。

IMG_0928.JPG



IMG_0924.JPG



遠處彷彿有條隱形的邊界,邊線内的海灣靜默,偶爾呢喃一下,邊線外的海灣卻是濤聲澎湃,浪花炸射,陽光下揚起半天高的雪白,分不清是流冰與消波塊激烈碰撞形成的白色冰花,還是海水本身的白色泡沫。或許冰花與泡沫同時並存,有時少冰,有時泡多,總之交織的害,仔細瞧著,那白色裡看來有點亮亮晶晶,也有點粉粉淡淡。

IMG_0931.JPG



倒是卡在消波塊裡的海冰,被浪花,也可能是冰花,削阿削地,稜稜角角都不見了,說不上是橢圓,更不會是渾圓,但那詭異不一的弧線讓人聯想到奇異的繭,或是古怪的卵,只要熬過了寒冬,春天就會一個一個從繭或是卵裡羽化,孵出,至於到底跑出來什麼玩意,我也不會那麼迫切想知道。總之,應該不會是桃太郎那麼健康陽光之流的。

不過也不要像轉蛋一樣,毎打開一個,就要讓人讚嘆訝異一次。集滿一整套的古靈精怪應該不會獲得什麼有趣的獎賞。

IMG_09131.jpg

陽光似乎又往西方掉落了5.7度,離海平面約莫還有兩個手掌高的時間,今天還要趕回札幌,雖說冬日的陽光實在是讓人一整個乖慵,但是這個時間點還在這裡磨蹭似乎不是很理智,奢侈的過頭。

不過又何妨~

在這樣難得,有著烈陽的冬日午後,需要有像我們這樣的敗家子,聽聽奇異的白色海原對著靜謐的港灣到底在呢喃著什麼。這樣,才稱得上是個理想的午後。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旅行]蝦夷漫遊

コメントの投稿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QBOY ⇒

很美的文章與景色.

但是為什麼是三月呢?現在全世界的日曆還停留在2月,去年寫的嗎?

  • |2010.02.19
  • |Fri
  • |22:29
  • |URL
  • EDIT

  •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へ

肥屁她媽 ⇒

奢侈的午後
真的


從標題就很有fu
尤其是身處台灣的一個冷雨除夕午後

  • |2010.02.13
  • |Sat
  • |14:48
  • |URL
  • EDIT

  •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へ

阿酥 ⇒

寫得真好
令人牙癢癢又冷吱吱地嫉妒......XD

交稿吧^^

  • |2010.02.13
  • |Sat
  • |13:21
  • |URL
  • EDIT

  •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アドレス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部落格資料検索

プロフィール

Author:Bigtree.BT.大樹
2004~2010曾滯留北方雪國的逃避系男子
目前暫時返台吹吹風
專長:不務正業,特愛打馬賽克

最近の記事

訂閲RSS

全記事(数)表示

全部文章標題清單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人客來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