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ve Been There

[樂山]等待


尾 (2).JPG

這天,我在距離上高地還有三個小時路程的尾紮營。

自己一個人。

尾 (3).JPG

爬山難免會因為一些不可抗拒的因素而分隊,但是一支四個人的小隊還拆成了三隊,還是爬山爬了十幾年來頭一遭。

一個還在穗高山區未現蹤影。

兩個則因為尾山莊整修,不讓人臨時入住,身邊也只有一頂二人帳,也住不下三個人。想想之後到上高地的路況宛如高速公路,約妥了之後碰面的方式後,索性讓他們繼續往下走,可以找間山小屋,好好地洗澡休息一晚,不要留在這裡淋雨。

最後留下我在此留守。

付了紮營費用,選了個路邊的位置搭了帳篷,雖然這樣很吵,不過這樣也像是個關卡,鐵定不會錯過預計從穗高下來會合的隊友。

泡著茶,聽見有人路過的足音就從帳篷的小縫偷瞄一下是不是隊友下來了。直到溪水的轟隆蓋過了大雨打在帳篷上的滴答,才起身出帳透透氣。

尾位於上高地的最深處,大部分登山的人都會取道此地,再分別前往穗高,槍岳或是蝶岳或是常念岳,雖然人來人往,卻也短停隨即疾走,意外地安靜。看著天色漸暗,前穗高也在雲霧中探頭,還有幾絲夕陽殘紅,望著吊橋另一頭,林間不再有花亮眼的雨衣穿梭,估計隊友今天是不會下來了。

雖然頭上不斷有直昇機趁著天氣轉好進出山區,盤算著隊友的實力能力,應該只是被大雨耽擱了吧~即使如此,難免還會被直昇機咚咚咚地的短節奏聲勾擾地心煩。

乾脆走上横尾大橋,讓轟隆的溪水聲蓋過一切。

尾 (1).JPG

原本清見底的梓川已經變成一條惡水,黃濁湍急夾雜著石頭翻滾的碰撞聲,又不禁擔心起往下游走去的兩位隊友會不會步道被河水淹沒而走不到上高地。

直到幕蓋上尾,回到帳篷胡亂煮了剩下的食材,昏暗的頭燈也看不清自己到底吃了什麼,沉沉地帶著幾絲不安睡去。

隔日剛破曉,就被其他登山客騷動吵醒,泡杯咖啡醒腦,仔細閱讀一下路程紀錄後,收拾輕裝,穿上依舊濕冷的雨衣,決定先往涸沢去找隊友。

尾.JPG

梓川又恢復到記憶中的清新模樣,回想起來,真覺得昨天是場惡夢,狗鐵絲也擋不住的大雨中,度過數條原本乾涸的乾溪溝,全身幾乎溼透一路從槍岳山莊下撤到尾。

此時梓川潺潺,是個好預兆吧~

我想。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閲山]樂山記趣

コメントの投稿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飛羊 ⇒

BT的心理好強喔
如果是我,應該不敢一個人在野外過夜...

  • |2009.09.24
  • |Thu
  • |21:11
  • |URL
  • EDIT

  •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へ

elsa

之前是11月秋天到上高地,河童橋那段梓川兩旁的白樺樹變成了黃色的葉片,遠處的穗高連峰山頭上覆了白雪,步道旁有人拿著水彩盤寫生,畫出河童橋及遠方的穗高連峰,上高地是個讓人來過就會留下很難忘回憶的地方!
登山看的上高地一定與我們只是觀光來看的不一樣,心境上...曾看過日本節目介紹上高地的登山路線,從河童橋段至澤,是要去看日出,等太陽昇起的那一刻,所有人臉上浮現的是滿滿的感動...

  • |2009.09.14
  • |Mon
  • |20:02
  • |URL
  • EDIT

  •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アドレス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部落格資料検索

プロフィール

Author:Bigtree.BT.大樹
2004~2010曾滯留北方雪國的逃避系男子
目前暫時返台吹吹風
專長:不務正業,特愛打馬賽克

最近の記事

訂閲RSS

全記事(数)表示

全部文章標題清單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人客來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