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ve Been There

[閱山]日本登山活動小史


 (一)日本登山的歷史-萌芽期


日本與台灣都位於環太平洋火環帶之上,經過激烈的造山運動,也跟台灣一樣,山脈林立,山地所占日本國土比例高達73%,其中與台灣較不同的是,火山活動相當頻繁,也造就了日本列島相當特殊的山岳景觀,例如日本最高峰富士山,其完美的火山錐外型便令人讚嘆。激烈的火山活動,這類型的自然現象,在現今科技解析之下,人們多能瞭解,然而在古代,火山活動是超越當時住民的認知,撼天動地的火山噴發,使得住民多以崇敬感面對山岳。而山岳環境氣候變化多端,時常籠罩在雲霧之中,山岳週邊茂密的森林,碩大的巨石,秀麗的河川、池沼等自然景色,令山下農耕生活的住民對山岳多產生神秘感,也因此日本原始宗教與山岳崇拜關係相當深。而崇拜的對象多以聳立雲端的高山,小山(里山)則因為與住民的生活山息息相關,較不在信仰之列。

山岳崇拜主要的對象則是以山型影響最大,而又以火山錐外型最受崇敬,因此關東地區的富士山、筑波山、赤城山、榛名山;中部地方的彌彥山、白山、立山,都是因此成為崇敬的對象。在原始信仰之中,山頂是神靈自天空降臨的地點,出自於對神靈的敬畏,登山多屬於禁忌之列。此外,農耕生活對於水源的依,也更加深住民對水源頭的山岳的崇敬與敬畏之感。



信仰登山的濫觴源自中古之後,日本佛教盛行,僧侶多選擇這些靈山作為靈修的場所,足跡深入山中,進行超人般修行,早在六世紀就有這類型的山岳修行者出現;日本最早被記載下來的紀錄始於西元七八二年,勝道上人登上關東北部日光的二荒山(又名男体山),算是日本登山史的源頭。信仰登山多往靈奇秀麗之地而行,有奇岩巨石,山形險峻之處或是雲霧飄渺的濃密森林最適合修行,他們深信在深山之中修行才能加深自己的道行。這類型信仰登山所延伸的小徑也成為日本後世步道的原型,在被指定為世界文化襲產的紀伊山地(熊野古道等)或是京都比叡山便是這類型靈山登山道,有些靈山登山道也轉變為日本長距離步道系統的一部分。


 


日本戰國時期的動盪不安,山岳的意義,即由信仰之外,更附加戰略上的價值。例如信州的大門峠或是飛驒的安房峠。戰略上的重要價值,是戰國大名亟欲對山岳控制的原因,因此修築了許多軍用道路,用來支配屬地或是侵略其他大名。這類型軍用道路不僅要能夠快速輸送人數眾多的部隊,而且要能出奇不意,因此多越過困難且危險之地,難度可想而知。這類型軍用登山道多位於目前歧阜與長野一帶的中部山岳地帶及東北山形與新潟的朝日岳連峰,不過多已損壞。


另一方面,日本登山活動也與文學有些許關聯。例如十五世紀的文人飯尾宗祇與十七世紀中期的詩人松尾芭蕉在其文學作品上均跟「旅行」有強烈關聯。其中芭蕉在一六八四年開始進行大旅行,其拜訪的足跡被也稱為「奧の細道」。這些人的諸國遊歷、拜訪靈山變成為另一種型態的登山活動,例如富士山、筑波山、立山、白山及阿蘇山等,都可以見到大淀三千風、准后道興等這些大旅行家的足跡。


 


進入川幕府時代後,為了能夠掌控瞭解山林資源,山岳領地的諸藩多進行山林巡視,並進行山林保護與繪圖,登山的目的便是為了天然資源的開發,但是僅只於軍事上的應用,由於實施嚴的山林保護政策,除宗教登山之外,一般住民反而無法深入山區,盜採盜伐因而被斬首大有人在。比較特別的是由於當時藥草學伴隨著醫學的需要,而獨立於博物學自成一格,特別受到重視,也因此藥草學者因研究需要,需要深入各地山岳的收集藥草,各藩地也只剩下宗教登山,山林資源資料收集與這類型的登山活動。



十九世紀初期迫於北方俄羅斯南進的壓力,日本開始對北方進行調查,其中以地理學者伊能忠敬對蝦夷地(北海道)進行測量與間宮林藏對樺太(庫頁島)進行探險,開啟了日本對領地進行未開發地探險登山及地形測量的時代,其中松浦武四郎足跡遍佈全日本的探險活動最為人所知。日本登山活動除了擁有濃厚的宗教外,也沾染科學色彩大概也是源自於此。


同時在十九世紀的江戶時代,傳統的信仰登山開始普及於一般民間,不過仍而局限於於來就已經被熟知的區域,不過一八二八年播隆上人於北阿爾卑斯山的槍岳「開山」開闢了另一個局面,不僅在山頂安置神像,更為了信徒前往登山的安全,還架設了山小屋及鐵鍊。播隆上人雖然是典型登山的代表,但是其對山的熱情與不屈不撓的精神,被視為與近代登山的相當類似。


 


「講中登山」是近代登山大眾化的發源。江戶時代由於交通發達,旅遊遠比古代方便,去靈山參拜的風氣更加盛行,這種類似台灣「進香團」的參拜,尤以富士山、木曾的御岳、相模的大山、紀伊的熊野、羽前的月山及九州的英彥山最為著名,講社遍及各個靈山,著名的講社甚至高達上千人。日本平民數百年來,在夏天開山期默默的湧進各個靈山,除了宗教的目的之外,其實也帶有休的意味,這種風氣與習慣對於近代登山影響的相當大。這種講設的組織一直維持到明治維新才沒落。



(二)日本登山的歷史-近代登山期


明治維新之後,為了導入近代化的西洋文明,積極拉攏招募外國學者來充實日本國力,進行了許多登山活動,多以學術為主。不過其中也有外國使節因為攀登富士山,由於行徑過於囂張,而引來庶民非議,情感上反彈相當劇烈,算是異例。

隨著這些地理調查、採礦、植物研究的盛行,也開啟日本學術登山的風氣。一八七七年日本地學便以東大理科大學為中心,對於日本各地進行地質調查,同時以川時期藥草學為基礎,也成立了東京植物學會,運用歐美的學術經驗來採集分類日本的植物。這些科學研究均要深入各個山岳地帶,許多學者後來也成為日本山岳會的成員或是名譽會員。


另一個因應科學研究發展而有登山突破的是一八九五年野中到為了氣象觀測而首度於冬季攀登富士山頂,是日本冬季登山的先驅者之一。

一八七四年起內務省地理局開始著手進行全日本的三角測量,為了能夠更早掌握三千公尺以上高峰的狀況,一八八一年開始著手高山測量,登山進行選點作業,

此後內務省地理局、陸軍參謀部本部測量局與北海道開拓史三個單位同時進行選點與三角測量的作業將近三十餘年。這些學術活動都為日本後來的登山活動發展奠定了相當好的環境,為近代登山拉開了序幕。

近代登山史中被尊為先師的是志賀重昂及英國人Walter Weston兩位。Walter Weston在一八九八年時被派到九州熊本當牧師,而後開始在日本的登山活動,在一八九四年開始於「日本旅行案內」向世界提供介紹日本山岳情報,一八九六年在倫敦出版了「日本アルプスー登山と探險」。志賀重昂則是遍歷群山之後出版了「日本風景論」,他在書中鼓吹登山的樂趣,並認為應該要提倡登山的風氣,而且還在書中對於登山技術做詳細的解說。這兩位出版的這兩本書對於近代登山的貢獻在於提供當時少見的登山導覽,與學術登山做出區隔,強調登山是為了本身的企圖與樂趣。這種思維及豐富資料的導覽書籍在當時引領起風潮,而這兩本書也成為當時愛好登山的青年必讀的「登山聖經」。

 

不過礙於登山活動聯繫的困難,情報交換的方法與機構欠缺,雖然登山活動較盛行,但是多為單獨行動,相當的孤立。有鑑於此,以小島烏水與日本博物學同志會為中心,仿效英國山岳會,於一九零五成立了日本山岳會,並發行會誌『山岳』

發行全日本。自此,從宗教的「開山」,到已測量為目地的登山,在志賀的推波助瀾之下,日本山岳會的設立也延續著「開創」的精神,開始對於日本仍未詳盡的山岳地區,尤以北阿爾卑斯山區,進行「探險的登山」與「開路的登山」,開啟近代登山的黃金時代。

 

這個時期,隨著「山岳」發行的普及,登山行程中山岳照片也傳達給社會大眾,由於山區照片對社會大眾的魅力很大,曾經在一次寫真展覽會中,竟然吸引了高達八百多人的參與。高山照片對近代登山的草創初期,帶來了很多趣味,對於登山活動的普及也小有助力。

 

另一個在近代登山草創初期為登山運動普及的推手即是「學校集團登山」。一九零零年前後,許多學校為了鍛鍊身心、培養合作、遵守規定及大自然的體驗等進行集團訓練,一開始都是在較安全的靈山登山道進行,有趣的是多以女子學校為主,後來才擴及至男子學校,這樣的風氣,延伸至大正年間,各個學校紛紛開始設立山岳部。

 

前面曾經提到在近代登山草創的初期,登山活動聯繫的困難,情報交換的方法與機構也相當欠缺,至於地圖或是當地交通狀況資料更是無從入手,所以日本山岳會的「探險時期」相當仰山區聚落的村民,來擔當挑夫及嚮導的工作,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上高地的上條嘉門次。這些村民不僅熟悉山區的狀況,一些技術也是相當純熟,對於探險有相當大的助益。小林喜作算是其中比較獨特的一位,在擔任長期的嚮導之後,臆測到登山活動即將流行,在一九一九年結合其他友人,成立了「登山案內人組合」(嚮導組織),更在一九二二年開始在北阿爾卑斯山區的槍岳經營山屋,是很成功轉型的嚮導。

 

此外滑雪運動在一九一零年傳入北海道,積雪期登山技術的開展是自一九一一年奧地利軍人Theodor Edler von Lerch開始教授技術,並進行滑雪登山,為日本的積雪期登山技術發展奠下基礎,而冰雪岩混和的攀登技術先驅首推慎有恆。慶應大學畢業的慎有恆成功首登瑞士中部的Eiger東峰。在回到日本後,一九二二年成功指導慶應大學與學習院的學生於積雪期攀登槍岳成功,把「探險的時代」推進到「岩與雪的時代」。在一九二五年,進行首次的海外遠征,前往加拿大洛磯山脈Alberta首登成功,一九三六年,立教大學山岳部遠征隊攀登喜瑪拉雅山區的ナンダ。コット成功,將「岩與雪的時代」推到頂峰。

 

從學校集團登山的盛行,到日本山岳會的設立,資料與情報也開始完善,雜誌中精彩的照片及豐富的文筆培養了很多登山潛在人口,像是『山與溪谷』就是在一九三零年創刊的首本商業登山雜誌。而夏季登山的技術的普及,登山嚮導組織及登山小屋的興起,山區交通的便利,至此日本的山岳活動已經漸具雛型。而積雪期攀登技術的引進及海外遠征的成功,更使得年輕人或是社會人對登山產生高度興趣,再加上明治後半產業革命,歷經現代化洗禮的日本,產業人口結構發生變化,民眾開始有時間去休,一九三一年,日本也公佈了國立公園法,吸引了大量休人口,這些因素在大正年間引發了第一次的登山潮(1930~1950)。不過隨著太平洋戰爭的爆發,這一波登山潮也隨之落幕。

大平洋戰爭結束後,隨著民主主義的普及及經濟的復甦,登山運動又開始興盛,除了學生仍然相當活躍之外,海外八千公尺級山峰遠征的成功,井上靖的名著「冰壁」也開始於報紙連載,文學與海外遠征的勝利成為昭和年間(1960年代)第二波登山潮的推手。這一階段又以RCCII積極引進人工攀登,並把歐洲的登山文化引入、傳播,使得社會人取代學生,成為這一時期的引領者。然而登山人口急,山難事故也頻次,成為社會的焦點,登山運動備受爭議,登山大眾化的熱潮又悄悄退去。


(三)日本登山的歷史-現代登山期


一九七一年植村植已及一九七五年田部井淳子相繼攀登聖母峰成功,其他海外遠征成功的消息也相繼傳回,日本國內登山運動人口也開始連動加了起來。這個時期的登山運動開始多樣化與商業化。現代登山期大概有幾個特徵,以中高年登山人口為大宗,百名山的風行,商業化活動的盛行與山難人數加。

 

中高年登山人口的激,主要來自對健康觀念的潮流。過去經濟發達時期,過勞死案例的頻傳,使得這些中高年人口對健康相當重視。當他們退休之後,為了繼續維持健康的狀態及建構新的人際關係,登山便成為一個很好的活動。在這個時期,健行、郊山、高山縱走、攀岩、溯溪等各種與山活動變多元化,且都相當受到歡迎。

 

而這個時期登山人口的長另一個主要的推手是可以說是始於深田久彌於雜誌上連載的「百名山」。日本百名山在一九六四年集結出書,得到當年的讀賣文學獎,深受社會大眾好評。深田選擇百名山其實是相當的主觀,以山的性格,歷史,性格及標高一千五百公尺以上為基準,依自己的登山經驗來審視。不過這類的「百名山」的評選有很多,例如近年來有岩崎元郎所選的新百名山,唯獨深田的百名山最受歡迎,幾乎被奉為新的登山聖經。

 

而商業化的登山隊伍也因應著大量的登山人口而產生,除了地方的嚮導或是戶外活動公司外,旅行社也進入這個市場,然而嚮導不足與隊員素質不一常常變成是造成山難的主因。而中高年登山山難頻發的原因也在於登山觀念不足,或是對自己的健康過於自信,因此受傷或發病後,致死率也很高。

 

在現代登山期,由於技術的純熟與資訊的流通,海外遠征在日本已經相當普遍,不過受到世界上巨峰登山隊伍商業化的影響,類似「旅行」的登山隊伍也出現在日本,參加的人不再局限於具有已經具備能力者,然後在一九九六年,難波康子正式參加這類的商業團,因而喪命在聖母峰。登山自「探險」轉換成「運動」與「休」,日本這種傾向也開始變得明顯,許多老一輩的登山家也擔心登山價值觀因此崩壞。

 

第三波登山潮所帶來的環境污染更是前所謂有的嚴重,日本登山界也開始反思這類的課題。一九七一年,尾自動車道及大雪山縱貫道路的計畫被要求中止。一九七二年,尾濕原開始「把垃圾帶回家」運動。一九七九年開始富士山進行大規模環境保護運動,山岳環境保護運動開始興盛,為登山觀念注入新的理念。



原文係發表於2006年國家步道環境優化研討會,節錄自文章中的一部分。
(好偷懶~網誌竟然用複製貼上.....)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閲山]樂山記趣

トラックバック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アドレス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部落格資料検索

プロフィール

Author:Bigtree.BT.大樹
2004~2010曾滯留北方雪國的逃避系男子
目前暫時返台吹吹風
專長:不務正業,特愛打馬賽克

最近の記事

訂閲RSS

全記事(数)表示

全部文章標題清單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人客來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