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ve Been There

[是山]屏風山是誰的屏風


屏風山,我不知道它位在什麼位置,也不知道路況是什麼狀況的時候,我就已經在學長的勸說下先一口答應要去爬屏風山了,這時候我才剛加入登山社沒多久,老實說,也沒爬過什麼郊山。

我想我有點大膽,但我覺得邀我的學長應該更大膽,因為我們認識也沒幾天,我是魔是鬼,誰也說不準。

嚴格來說,那時候的我,根本都還不了解到底「登山」是什麼樣的活動,只記得我去了台北中山北路的登山友買了雙登山鞋跟排汗內衣,家裡頭找了件格子襯衫,剩下的東西全都靠社裡支援,然後我就準備要去「登山」了。

當然我知道這不是去郊遊,心理更是興奮無比,因為這是我的第一座百岳。如果我順利登頂的話。

於是我跟著學長姐們到了台中,搭上了往花蓮還是大禹嶺的的中興號,當然那還是中仍然完整暢通的年代。

大禹嶺下車時,我頭上多了一個包,睡覺時撞玻璃撞出來的,然後此後沿途還撞了更多,幾乎都是撞樹幹撞出來的。

已經不太記得到底有沒有上上下下爬的很辛苦,現在偶爾看到別人的登山紀錄或是遊記,總是敘述的非常辛苦,甚至痛苦,但心裡總是無法感同身受,因為記憶裡痛苦的那一角早已隨風而逝。

習慣於忘記一些痛苦的片段,也許這是一種技能,或者它就是一種宿命,所以我也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背起沉重的背包,上山去。

我腦海裡仍殘留著的,是那被楓紅挑染的溪谷,和滿地的枯黃夾雜著些許鮮紅的落葉,還有那晚在合歡金礦工寮裡學長姊們飲酒恣意地聊天歡笑的場景。而往山頂途中,風景倒是沒什麼印象,倒是不小心摸了一種有刺的葉子,手掌開始麻癢痛苦不堪,後來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它叫做咬人貓。

山裡的一切是那麼的陌生卻又令人動容,即使回到台北繁華街頭時,我累到膝蓋僵硬不良於行,登山鞋拎著掉了也渾然不知,但幾天後,我又在社辦外的活動報名表上簽下我的名字。

我的第一顆百岳,屏風山;而「大樹」這個暱稱也開始跟著我一起在山裡行走著。

想來有趣,我現在可以坦然面對著夜裡伸手不見五指的漆,而那個時候,害怕著,甚至還不敢獨自去廁所呢!


【那些山裡的朋友們】
No.1:屏風山,3250公尺,台灣百岳之一。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閲山]樂山記趣

コメントの投稿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No title

原來這就是大樹的由來
為啥故事性比鮭魚的由來還要精采
阿~~~~~~~~~

  • |2012.07.04
  • |Wed
  • |12:49
  • |URL
  • EDIT

  •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へ

山行者 ⇒ No title

那種技能我好像也有~

  • |2012.07.02
  • |Mon
  • |09:25
  • |URL
  • EDIT

  •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アドレス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部落格資料検索

プロフィール

Author:Bigtree.BT.大樹
2004~2010曾滯留北方雪國的逃避系男子
目前暫時返台吹吹風
專長:不務正業,特愛打馬賽克

最近の記事

訂閲RSS

全記事(数)表示

全部文章標題清單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人客來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