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ve Been There

2012年07月

DATE

  •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ー:スポンサー広告

[是山]大霸尖山好久不見


IMG_3399.jpg

台灣山岳有百岳,也有五嶽,還有十峻與三尖。你要說是貼標籤也好,幫忙分門別類也好,總之就是幫登山這項極累人的活動加些趣味,讓大家有個目標去蒐集。不過好像收集完了,也不會有人幫忙頒發什麼證書,即使是百岳這種具備指標性的完成證書好像也只有些登山協會會幫忙頒發。國家公園倒是有幫忙製作登頂證明書紀念一下,順便滿足心理的感受。

以前一開始爬山的時候,還真的是很愛登百岳蒐集山頭,不知不覺也蒐集了不少,突然從某一年開始,成長的速度突然緩慢下來,倒也不是沒有在爬山,而是開始不斷地重複爬某些山頭。

心境上的轉變也是個影響的因素。不會再去特別追求什麼目標,就只是開始單純地想爬山,上山呼吸新鮮涼爽的空氣,看看美麗又特別藍的天空,造型變化多端的雲朵,路旁的色彩艷麗的小花,或是挺拔參天的古木,總之就是想上山去看看這些老朋友。

去哪都好,也因此有些地方因為申請方便,路途也不算遙遠,風景又是百看不膩,就會一去再去,而大霸尖山就是其中的一座。

大霸尖山遠遠看很像酒桶,所以也有人叫它酒桶山。開三號國道新竹到苗栗這一段天氣晴朗時就很容易可以看見它,由於山形奇特,保證你一眼就能夠認出來。而旁邊還有座小霸尖山,兩座山峰擺在一起,遠看奇麗,近看壯觀。尤其走在大霸尖山霸基時,那股雄偉的氣勢在鮮少能在台灣其他山區感受得到,也難怪大家會稱它是世紀奇峰。

不過現在要去爬大霸尖山就辛苦多了,要先走快20公里才會到登山口,而下山後又要走快20公里的大鹿林道才會回到下車的地方,而且還是上坡。雖然我很認同國家公園做這樣的管制措施,但是老實說,自從實施這樣的措施之後,我還真的就沒有特別拜訪過大霸尖山,在某種程度上也應證了一些理論,這樣措施的確可以有效地降低某些人進入的意願,進而減少人為對生態上的干擾。

IMG_3379.jpg

有一陣子在幫國家公園做步道調查,每隔兩三個月就要上去一趟,大霸尖山在那陣子還真得很像後花園,熟悉到每個轉彎後可能出現的景色,都會先從腦海裡蹦出預告,整個山區在那個時候沒有什麼人,很安靜,也很熱鬧。少了人聲喧嘩,多了呼嘯的風聲,也更多了婉轉鳴唱的鳥音,連黃鼠狼都大膽地出來覓食,那樣子的環境真的很能撫慰人心,十足的痊癒系景色,調查時的疲勞似乎總是被大自然默默吸納,寧靜的夜晚與皎潔月光及星子重新又為你重新注入能量,再加上而小小兩三個人的調查小隊在平日還能獨占了可以容納250人左右的九九山莊,想來那段日子還是真是爽快。

但是最有意思的一次應該還是跟著鎮西堡那邊的原住民朋友們一起從大壩北稜這條路線探訪大霸尖山。傳說大霸尖山是泰雅族的聖山,所以跟著他們一起走在屬於他們的傳統領域裡感覺特別有意義,你可以感受到他們對那裏熟悉的程度與對山林的熱情,山裡的每個地方幾乎都有個用著你我不熟悉的語言所念出的名字,而他們也能細數家珍般地一一告訴你這裡從曾經發生過的故事。

P7120082.jpg

不過後來自己又走了一兩趟,才發現北稜這條路線還真是硬得不得了,看來登山的難易度也會隨心境改變。不過從這個角度所見到的大霸尖山亦截然不同,也算是補足了一些新鮮感。

寫到這裡,又開始想念大霸尖山的景色,好像該抽空上去見見老朋友了,哪怕只是站在3050高地望著它,也能滿足。

【那些山裡的朋友們】
No.7:大霸尖山,標高3492公尺,分跨新竹及苗栗兩縣,與中央尖山、達芬尖山合稱「三尖」,百岳之一。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閲山]樂山記趣

[是山]歡樂遊園地的手稻山


冬

常來小弟部落格逛逛的朋友們,應該多少都對北海道有些概念,尤其是札幌、小樽、函館這幾個地名應該都耳熟能詳。從札幌搭火車往小樽的路途中,多數人對這段風景應該印象很深,尤其是過了錢函之後,幾乎都是貼著海岸線行駛,不管是冬天還是夏季,海的氣勢總是讓大家印象深刻。

那麼在錢函之前呢?除了都市景色之外,不知道你有沒有印象,離開札幌,往小樽方向前進的時候,左手邊有個山頭看起來有點高度,上頭插滿了天線,那座山,名叫手稻山,算是緊鄰著札幌市區裡很顯著的一個山頭。

我對手稻山的印象大概幾乎都是純白的。手稻山從山頂到山腰,在冬天的時候被整理成滑雪場,分成上下兩個區塊,1972年的冬季奧運會時,這裡也是滑降賽(就是要壓過很多藍色紅色旗門那種比賽)跟雪橇的比賽場地。每年冬天都會固定來拜訪個幾回,雖然它離市區很近,但老實說套票的價格有點高,這樣價錢反而會讓我們寧願買二世谷的滑雪套票,至少感覺划算多了。

不過這個雪場與市區的距離是個優勢,有個好處就是不用太早起床,而雪場裡也有幾條刺激好玩的滑道,像是有名的女子大迴轉與聖火台兩條滑道,最大的坡度都到34度,甚至38度上下,對於喜愛追求速度感的我來說,衝個幾回都不會嫌累。

在台灣是開車兜風,在這,就是用著此般最原始天然的地心引力當成動力,順便還能燃燒一些脂肪轉化成熱量,一邊滑雪一邊賞景,天氣好時,整個石狩平原的景色都盡收眼底,月弧般的石狩灣則帶著我們的視線一路往北延伸,直到遠方的暑寒別岳。當華燈初上,這裡的夜景一點也不輸給藻岩山,雖然視野不若藻岩山廣,但高度是個優勢,讓我們能看得更遠,加上夜晚漆的石狩灣當陪襯,視覺上反而會覺得札幌市區的燈火更為明亮動人。

夜

回想起初次與手稻山的接觸還是源自於爬山,在初夏的季節從山的另一面登上手稻山,山徑明顯易行,走來輕鬆愜意,標準的郊山路線,倒是後來才知道登山口是有名的靈異場所;當初查資料時,由於日文也還不太行,憑著判讀地圖的能力與出現的漢字拼湊把路線挑選出來,什麼靈異場所大概是因為一概看不懂所以直接忽略跳過,所以有時候不知道也是一種福氣。

在山頭休息時,與朋友交談的中文或台語引來了一些關注,而那個時候年輕人登山人口感覺意外的少,所以山女孩並不現在普遍易見,會關注你的幾乎都是山阿嬤。

我們並不是什麼師奶殺手,通常山阿嬤知道你是老外後,就會很親切地跟你問候聊天,即使你比手畫腳地說你不會日文,他們還是很熱情地跟你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看他們一會手指這,一下子手比那,我猜應該都是在介紹風景,當然這只是源於自身經驗推測。在台灣爬山時,在山頂最常想問的或是回答的問題幾乎都跟四周的景色有關,例如認山頭,或認城市。不過高山這麼多,山巒疊翠,雞同鴨講是常有的事,還好現在數位相機流行,有時後乾脆拍下來,再從小小的螢幕上說明,大家便會呈現恍然大悟;,才發現剛剛半小時大家可能都牛頭不對馬嘴的聊著。

山阿嬤通常最後一定會塞些水果,通常都會是飯團作為結尾。施永遠比受有福,以前爬山,常常遇到下山時喜歡把剩餘的完整糧食交給上山的人的山友,美齊名是不要浪費食物,或是相聊甚歡交個朋友,其實都是通常都是要下山了能減輕重量最好,這樣想倒是有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好,我承認我還蠻常有這種念頭的,只是礙於登山道與原則,永遠也沒有真的停下來把食物從背包裡掏出來送人。

但是會送人還好,以前還有更多都是直接留在山屋,或是直接丟棄在草叢裡;現在倒是因為觀念慢慢改了,這樣的狀況倒是少得多了。

不過我想山阿嬤的確只是想照顧我們,因為當時只是想說爬個郊山,帶山上吃的東西就隨便準備,不免看起來寒酸。後來自己學著捏飯團,對日本的食材也熟悉多了之後,帶出場上檯面的食物也就體面多了。

夏

下山前坐在纜車站的平台上納涼,吹著北海道夏天特有的涼風,直望著下方沒有雪的滑道驚嘆,感覺在這種坡度滑雪根本就是玩命,對冬季奧運滑雪選手心理由衷感到敬佩,卻也沒想到一兩年後的我會迷戀上這白色極速的運動,土法煉鋼學習之後竟還能在這奧運滑道之上快速滑降。

更有趣的是,因緣際會還當了電視連續劇的臨時演員,果真重回1972的冬季奧運場景,陪著演了一齣白色戀人的故事。

手稻山還真是個充滿著樂趣與回憶的遊樂場,不管在意盎然的夏天還是白色寧靜的冬季。

【那些山裡的朋友們】
No.6:手稻山(ていねやま),標高1023.1公尺,北海道百名山之一,1972年冬季奧運會場。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閲山]樂山記趣

[是山]陌生又熟悉的加里山


我的家郷是座山城。

四周想當然爾都是山跟丘陵,河流在這附近突破展開沖積成了平原,變成了我生活了十幾年的故郷,由於群山屏障,基本上是個颱風假放不太到的地方。

不過我想這是件好事。

往東邊看去山巒有好幾層,最末一層有座大山,從小就習慣於它的存在,但是也很奇怪,一直都沒想過問它叫什麼名字,到底有多高;它站在那裡就像呼吸一樣的自然平常,一般人應該也沒想過要怎麼呼吸一樣。

比起玉山雪山,它在我的腦海中一直都是座非常高聳的山,一直到我爬了玉山雪山這些大山之後,那個印象都還一直存在著。這大概跟小鴨小鵝一出生總是會把第一眼見到會動的東西當成母親的感覺有點雷同。這意象一直有次到了花蓮,望見了中央山脈那巍峨感時才被打破。

在那個郷土地理還不被重視的時代,複雜的大陸山川鐡路都能一一畫出背誦,卻不知道住家附近的環境,説來諷刺。

一直到了上了大學加入登山社後,我才確認它叫做加里山,有一度我還把它跟樂山以及鹿場大山搞混,後來我才發現原來鹿場大山就是樂山,而加里山依舊還是加里山。

而去爬加里山又是大學畢業後幾年的事情了,也是一時興起,與C還有他的研究所同學們在天還沒亮的時候出發,中途經過了南庄,向天湖還有鹿場部落這些耳熟能詳卻又一直未曾好好拜訪過的名字,提起鹿場,就會想到N年前一部汽車的廣告,裡頭就是開著似乎是得利卡的車子前往鹿場部落,標榜的就是車子優越的越野性能,所以這也能推斷這個部落還真是遠離人煙的偏遠山區。

加里山曾經是伐木林區,所以還殘留些伐木遺跡,沿途景色多是人造林,景觀單調貧乏,中途常有倒木臥在路旁,上頭遍佈著小洞,猜測是種植香使用,後段環境倒是天然多了,不時要攀上佈滿青苔的岩石,偶爾還要拉著繩子,雙手雙腳併用。

可惜了山頂的一等三角點,盡是雲霧繚繞,望不見家郷小鎮的全貌,不免有些遺憾。不過山依舊在,沒能眺望四周景色,正好留個藉口可再次拜訪。

雖然登上了加里山,但是此刻依舊感到慚愧,因為我連張從平地仰望的照片都找不到。

【那些山裡的朋友們】
No.5:加里山,標高2220公尺,台灣小百岳之一,位於苗栗縣。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閲山]樂山記趣

[是山]宮之浦岳的任意發想


IMG_803.jpg

昨天聊過了台灣最南邊的百岳-北大武,那麼今天就一起聊聊日本也是有著日本最南邊百名山稱號的宮之浦岳。說起宮之浦岳,它的位置還真是有點偏遠,位於九州的鹿兒島的屋久島的島上,要來登這座山,還真是需要點認真的精神。

大家可能都聽過日本有個北阿爾卑斯,如果沒聽過,那可能也去過什麼上高地啦,立山啦,黒部峽谷或是黒部水庫等等,這幾個地方都是屬於在北阿爾卑斯範圍裡頭,另外還有中央阿爾卑斯,跟南阿爾卑斯。日本的第一高峰,我想你不用膝蓋就可以回答我是富士山,而第二高峰呢?第二高峰名叫北岳,但是高度只有3193公尺,與富士山差上了一大截,不像台灣前幾名的山頭競爭激烈,而它就位在前面提過的南阿爾卑斯山系裡。

由於屋久島的面積範圍也不大,而宮之浦岳這一帶山脈相對來說顯得高聳,遠望猶如自海中拔起,於是便有了海上阿爾卑斯的稱號。由此看來,日本人真的還蠻愛阿爾卑斯這個名字。

說起屋久島,大家就會先想到魔法公主動畫的場景,再來就是年紀及身軀都非常大的繩文杉,多數的觀光客大概就是看來這兩個景點後就打道回府,會特別多留個幾天多爬個宮之浦岳的人,大概就是標準的戶外運動中毒者。千里迢迢跑來這個小島,怎麼能只走走兩條健行步道就回去,而且下次再來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為了提升旅行的質量,爬爬宮之浦岳是免不了的定番行程。所以當初的我也是抱持著這種想法,只是沒想到事隔多年之後,我居然還有機緣再次參訪。

屋久島的雨是出了名的特產,翻開每本旅遊書籍,都會耳提面命地不斷提醒這個島一個月下雨會下35天。也因此前往宮之浦岳的途中,早已做好心理準備,這趟鐵定不會有什麼風景可看,即使宮之浦岳是屋久島的最高峰,又位在屋久島的核心地帶,但也別期待有什麼360度的超級展望。這趟就當作健身之行吧!

宮之浦岳這趟我是一個人獨攀的。獨攀在以往的登山訓練歷程中其實並不是件被推崇的事情,我不反對獨攀,但也不代表我完全認同,只是我認為如果沒有嘗試過獨攀這件事情,又怎麼能夠去斷定獨攀的好與壞。

不過不管怎麼樣,我發現我獨攀的時候,都相當拘泥於時間的管控,我都儘可能地在行走來爭取時間,來避免過晚下山的風險,換句話說,我幾乎沒有能夠好好地欣賞週遭的風景,有如行軍般地,在相當短的時間內就抵達了山頂。想當然爾,天候不佳,也沒有什麼特別的風景可以拍照,麻煩其他山友幫我拍張登頂照留作紀念後,補充點熱量及水分後,又匆忙下山。

或許是上山爭取了很多時間,又是循著原路下山,緊繃的心情這才開始放鬆,才有餘力抬起頭開始欣賞四周的風景。

這才發現,宮之浦岳附近的山頭都散落了許多巨型大石,感覺就像是從上帝從他的餐桌上把麵包屑隨手推下,有大有小地掉落在這幾個山頭之上,如果加諸些想像力,你會發現似乎四處都有故事。像是遠處的斜坡上,活像有個衛兵在守衛著,是不是這附近藏有被遺忘的神器;在另一個高盤岳的山頭,人家說是豆腐岩,但在我看來根本,我到覺得牠是沒能跟上大軍移動的王蟲,也許是受了魔法公主的感召而遺留在這裡幫忙看守著這片森林。

我很喜歡在豋山途中如此般地發想著,如果腦子有空的話。大自然的奇妙常常誘發我許多有趣的想像,當然每個景物背後是有一番邏輯與永恆的真理,但是知識總是讀來是枯燥乏味的,如果能夠配合天馬行空的想像力飛翔著,旅程中不但多些有趣的念頭或是知識,也能充滿彩色的記憶,這些都會轉化成日後生活裡的寶藏,空閒時翻閱著照片,隨手捻來都是滿腦子的美好與感動。

如此ㄧ來,即便是雨中的宮之浦岳,除了用來催眠自己的朦朧美感外,仍然有段滿足的真實。

【那些山裡的朋友們】
No.4:宫之浦岳,1936公尺,位於鹿兒島的屋久島,日本百名山之一,亦為九州最高峰。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閲山]樂山記趣

[是山]北大武山的百萬夜景


pedawu.jpg

J似乎一直對於我叫他揹了快10公升的水,然後只用了不到一半,剩下全部倒掉的事一直耿耿於懷。所以只要跟J提到北大武山,沒什麼意外的話,應該都會提起這事碎念。

跟J去北大武是眾多次中的一次,想想跟北大武山還真有種特別的緣分,在南部唸書那幾年算是山爬得少的那幾年,但光是北大武就跑了兩三趟,大概是因為只要辦入山證,騎個摩托車就可以到登山口,檜谷山莊又大,水源也不缺,兩天一夜就可以撿顆百岳,就算沒能攻頂,當郊山走走也舒服,所以怎麼算都划算,更何況下山後還有萬巒豬腳,打打牙祭,又是一種享受。

而我肖想到稜線上的北大武祠附近紮營已經想很久了,但是每次到北大武山這種大眾化的路線都是大隊人馬,綜合各種因素考量,最後都還是決定在檜谷山莊停一晚後隔天再攻頂。

而跟J那一次,因為只有我們兩個人,J的體能一直都還不錯,想想機會難得,就決定一口氣從登山口拉上3000公尺左右的稜線上紮營,一天上個一千四百多公尺,現在想想有點不可思議,但對當時的我來說應該還只是一小片蛋糕,對J來說,反正他也搞不清楚山區的狀況,邊哄邊走就是了。

但J的體能還真的比我好很多,過了大神木之後,我就拋下了領隊的尊嚴,把將近十公升的水袋轉託付給他。在天前我們平安抵達了稜線,按照著原定的計畫在大武祠旁的水泥地紮營,雖然J一直很不解為什麼要放棄舒適的山莊,背著沉重的背包跑到這麼高的地方來紮營。

我想像中的場景是一打開帳篷的門,就可以等待著火輪自太平洋浮起,不過稜線上杉林相茂盛,還有欣欣向榮的箭竹林,與期望大有落差,但是大武祠附近地勢較為空曠,總是找的到景色絕佳的點,可以邊煮著晚餐邊眺望著西部平原的夕陽以及東海岸的雲海,直到萬家燈火初上仍欲罷不能。

台灣縱然高山林立,但鮮少有3000米的大山有如此氣魄,更以王者之姿雄霸南台。百萬人的城市於幕下化約為一片輝煌的燈火,星羅棋列地自山腳下蔓延至遠處,更往南北分別開展,俯瞰這星火燎原般的夜色,若能以天空為蓋,大地為床,或酌酒、或品茗,還真是人生一大樂事。

正所謂樂極生悲,當晚便牙病發作,苦不堪言,預計的宵夜茶點均無福消受,也因此隔日才會發生倒水這般鳥事。在缺水的稜線上倒水,只能說是奢侈至極,如果你要用天地不容來描述,我也可以默默消受。

登高這回事,某個層面上來說應該就是滿足了心底最深處不為人知的潛意識,能夠體驗與感受那股君臨天下的快感!登山的理由百百種,我想對我來說,這一直都是個強而有力的誘惑不斷驅使著我。不過我知道在很多人眼中,我們大概一直都是屬於那群不斷地在自虐,且令人難以理解的人們。

但,沒嘗試過,是不會懂的那箇中滋味的。

【那些山裡的朋友們】
No.3:北大武山,3092公尺,臺灣百岳,五嶽之一,位於屏東縣。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閲山]樂山記趣

[是山]札幌岳看不看得到札幌


札幌岳

我跟S剛走到札幌岳登山口,就看見棕熊的目擊情報告示,而且日期還很靠近的時候,心裡不免出現小小的震撼。以往在台灣爬山,除了會丟你石頭的猴子,偶爾不小心擦身而過的山豬外,通常沒有什麼大型哺乳類動物會這樣地直接地威脅我們的安全。當然這也可能是我運氣一直都不錯,或是我老是在行走百岳大山,沒有在中級山山區遊探太多,間接地也減少了與有著獠牙的山豬碰面的機會。想起來,在中級山的山區裡,獵人遺忘的吊子(陷阱),溫柔吸著你血的螞蝗,或是莫名其妙的隱翅蟲對我們的威脅都來得大多了。

踢到林道(註1)盡頭,開始上攀改走步道小徑沒多久後,步道就開始被雪埋沒,偏偏前方又絲毫沒有足跡可循,東看西探,只見樹枝上有著粉紅色的塑膠條飄著,再遠一點也有條類似的塑膠條飄著,幾年登山累積的經驗告訴我,跟著粉紅色走應該沒錯,至少八九不離十。

開始回想著一些登山技術書本上的知識,揣摩踢著雪階,嘗試著,摸索者,練習與雪當朋友,有點難以置信地緩慢而行,五月六月的北海道郊山竟是如此模樣,儘管札幌市區裡的大通公園早已花團錦簇,台灣大概夏蝉都已經開始準備大聲嘶吼,這座一千多米的郊山,仍是靜悄悄地,彷彿被大地遺忘了,無聲等待著春天的降臨。

這是來到北海道後第一次穿起登山鞋,背著背包上山,踢下雪階的瞬間,便了解到自己還有許多新鮮的登山知識等待學習與更新,台灣的登山知識與經驗全然面臨新的挑戰與考驗,像是這般覆蓋著雪的山稜,為此行的投下第二個震撼。

山頂有著熟悉的三角點,立著一根台灣鮮少見著的木頭柱子,上頭寫著札幌岳及標高。這樣的場景當然日後就習慣多了,爬了許多日本山頭幾乎都是如出一轍。一時沒有看見被石頭壓著的白色A4紙張還頗不習慣,這張台灣式登頂儀式不可或缺的紙張上頭通常會清楚寫著XX山,多少公尺,幾月幾日登頂,某某登山社,偶爾還會貼心地彩色列印及護貝,台灣越有名的山頭出現的紙張張數,與名氣通常是成正比;如果是非常有名的山,通常就變會出一顆大石頭,把大家準備的A4紙張比下去後,久了大家就不會再費心準備了。

山行踏雪途中,不免好奇地如同幼兒般感受新鮮四處張望,心裡總是不時有著無數的疑問與想法蹦出,例如為什麼會以樹幹為圓心會先融解出一個大洞?或是下次上山,我一定要先去食堂借個餐盤這樣的念頭。我最想知道的是,小溪上仍然跨著兩岸的雪橋可以撐得住多重?

這個答案後來從我濕掉的鞋子及褲管得到了答案。

記憶裡,已經挖不出札幌岳到底看不看得到札幌市區的畫面,倒是浮在天邊的蝦夷富士,所呈現的優美線條變成了此行最大的一個亮點,一直在心底持續發光著。

不管是哪裡的山,果真都存在著令人驚艷的美,哪怕只是一瞬間。

【那些山裡的朋友們】
No.2:札幌岳(さっぽろだけ),1293公尺,北海道百名山之一。

註1:踢林道,登山話,指在林道上行走,至於為什麼是用踢這個動詞,大概是因為林道通常又臭又長,行走得不耐煩的頽廢狀有關。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閲山]樂山記趣

[是山]屏風山是誰的屏風


屏風山,我不知道它位在什麼位置,也不知道路況是什麼狀況的時候,我就已經在學長的勸說下先一口答應要去爬屏風山了,這時候我才剛加入登山社沒多久,老實說,也沒爬過什麼郊山。

我想我有點大膽,但我覺得邀我的學長應該更大膽,因為我們認識也沒幾天,我是魔是鬼,誰也說不準。

嚴格來說,那時候的我,根本都還不了解到底「登山」是什麼樣的活動,只記得我去了台北中山北路的登山友買了雙登山鞋跟排汗內衣,家裡頭找了件格子襯衫,剩下的東西全都靠社裡支援,然後我就準備要去「登山」了。

當然我知道這不是去郊遊,心理更是興奮無比,因為這是我的第一座百岳。如果我順利登頂的話。

於是我跟著學長姐們到了台中,搭上了往花蓮還是大禹嶺的的中興號,當然那還是中仍然完整暢通的年代。

大禹嶺下車時,我頭上多了一個包,睡覺時撞玻璃撞出來的,然後此後沿途還撞了更多,幾乎都是撞樹幹撞出來的。

已經不太記得到底有沒有上上下下爬的很辛苦,現在偶爾看到別人的登山紀錄或是遊記,總是敘述的非常辛苦,甚至痛苦,但心裡總是無法感同身受,因為記憶裡痛苦的那一角早已隨風而逝。

習慣於忘記一些痛苦的片段,也許這是一種技能,或者它就是一種宿命,所以我也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背起沉重的背包,上山去。

我腦海裡仍殘留著的,是那被楓紅挑染的溪谷,和滿地的枯黃夾雜著些許鮮紅的落葉,還有那晚在合歡金礦工寮裡學長姊們飲酒恣意地聊天歡笑的場景。而往山頂途中,風景倒是沒什麼印象,倒是不小心摸了一種有刺的葉子,手掌開始麻癢痛苦不堪,後來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它叫做咬人貓。

山裡的一切是那麼的陌生卻又令人動容,即使回到台北繁華街頭時,我累到膝蓋僵硬不良於行,登山鞋拎著掉了也渾然不知,但幾天後,我又在社辦外的活動報名表上簽下我的名字。

我的第一顆百岳,屏風山;而「大樹」這個暱稱也開始跟著我一起在山裡行走著。

想來有趣,我現在可以坦然面對著夜裡伸手不見五指的漆,而那個時候,害怕著,甚至還不敢獨自去廁所呢!


【那些山裡的朋友們】
No.1:屏風山,3250公尺,台灣百岳之一。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閲山]樂山記趣

部落格資料検索

プロフィール

Author:Bigtree.BT.大樹
2004~2010曾滯留北方雪國的逃避系男子
目前暫時返台吹吹風
專長:不務正業,特愛打馬賽克

最近の記事

訂閲RSS

全記事(数)表示

全部文章標題清單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人客來坐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