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ve Been There

2008年03月

DATE

  •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ー:スポンサー広告

[帥鴿]夜襲


吃了藥,照理說該去好好休息了~

可是今天是週五欸,美麗的週末即將到來。真捨不得這麼早睡。

日本週五的深夜電車,總是充斥著酒氣,如果火警警報器可以偵測酒精濃度的話,電車上一定是警報聲響不斷。

突然想到鴿媽晚上不知道在幹麼?不知道會不會出去買醉?整天孵蛋應該很無聊吧~

決定睡前來去夜襲,觀察一下。

080328.jpg

哇~這麼晩了,都還沒睡欸。果然,認真的女人最美麗。

對了,明天要去看亞洲杯桌球賽,幫台灣加加油。順便帶兩顆乒乓球回來狸貓換太子一下,讓鴿媽驚喜一下,鴿媽看到蛋越孵越大顆,一定很有成就感。

關鍵字:無聊的大樹
関連記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カテゴリー:[生活]北國紀元

[蝦遊]古平猿田彦過火


「舊聞重貼」:古平猿田彦の火渡り
拜訪時間:06/07/08 (排序真整齊的日子)




相遇真的不如巧遇。

這是一場很精彩的祭典饗宴,很幸運的被路過趕著去溫泉的我們碰上了,好像也該感謝租來的輕自動車,因為它實在跑不快,才讓我們有機會去見識到這場盛宴。

琴平神社例大祭被古平町指定為無形文化財,祈禱漁獲豐收與海上平安。我們應該是錯過了祭典的遊行,不過祭典最高潮的[猿田彦の火渡り]倒是碰個正著 ~

猿田彦(サルタヒコ,SARUTAHIKO)是日本神祇之一,記載中「鼻長八咫、背長七尺」,也是傳說中妖怪「天狗」的原形。日本神話中,祂曾經擔任迎接天照大神的孫子ニニギ下降接管葦原中國,所以後世也把祂視為道之神或是旅人之神,也因此在祭典中常常擔任神輿先導的角色。

透過過火來達成除穢、袪邪、解厄的作用的儀式,看來很多地方都有。神輿在境內四處去除不淨,再回到神社之前,就必須通過被稱火渡口的火,來洗淨不祥。身為先導的猿田彦大神當然就必須先來確認火的安全。演變至今,就變成祭典最高潮的過火儀式。(感謝石丸さん的解說)

整個儀式當然不是只有猿田彦大神過火,之後還有舞獅與神輿也都有過火,礙於手機電力不足,只拍了最精華的猿田彦大神過火片段。影片中身穿大紅衣的就是猿田彦大神。

猿田彦大神在儀式中一共過了三次火,第一段影片長達將近5分鐘,包含前兩次過火,想直接看過火儀式的,可以直接按第二段影片(47秒)。

a)第一段影片







b)第二段影片





祭典是七月第二周週末舉行,詳細時間可以查詢町役場網頁,周五傍晚有海上巡行,周六日的過火儀式大概是晚上七點半左右開始,想佔個好位子,可以早點到,不過要小心火星亂飛,多多注意自身安全。

現場很能感受到那種維護傳統祭事的用心,一個小鎮的祭典能維持近百年,真的很了不起。神社週邊也擠滿了來看祭典(還有來看熱鬧的我們)的人,大概是全村都到齊了吧,我猜。真的很值得一看!

延伸林客:
古平町役場
猿田彦大神フォーラム


關鍵字:積丹 古平 海膽 猿田彦 天狗 過火 好運旺旺來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旅行]蝦夷漫遊

[北國]歳時記


受到反聖嬰現象的影響,札幌今年三月的雪下得奇少,今天更是創下史上三月的觀測紀錄,連續六天的氣溫都超過十度。

這意味著雪季提早結束,看著雪漸漸消融,身為雙子的小弟,可以明顯感受到體內屬於「雪男」那部份的生命力漸漸流失,然而屬於「山男」的季節又尚未正式降臨,所以外在精神支柱毫無任何依靠,人也顯得特別地無力虛弱。

時節運轉正是如此~

那這個季節到底又是屬於誰的季節?又是個怎麼的季節呢?

根據「樹氏歳時記」的記載,此時節氣名為「發春」,按照慣例會有神鴿降臨嬉戲,爾後會降下兩顆神蛋,接著就會有「菜鳥」誕生。

的確,牠們很準時地報到了。

08032601 (1) 08032601.jpg

看來,每年一度的「守護孩子」聖戰又要開打了。

很難善了。

關鍵字:發春 茶葉蛋 乳鴿 大王殺不殺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生活]北國紀元

[北國]不入流


Image0033.jpg

回到札幌。

今天陪著老同學J去辦一些手續,走在路上有點失望,雪都快融了。

以上不是今日重點。

路上驚見一非常有魄力的公司名號。

「不入流」。

這年頭要公開告訴大家,自己非常「不入流」,還要能招攬到生意,實在是很害。

無獨有偶,這家店的附近有一間「清流」咖啡。怎麼看,都像是衝著這家店開的。XD

Image0035.jpg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生活]北國紀元

[北國]毒餃


0803101.jpg

前一陣子的中國産的毒餃子事件最近落入了羅生門的狀態。中方堅持,毒餃子不是中國那邊出問題,日本則說,毒餃子一定不是在日本境内被下毒。

雖然説大家心理都有數是怎麼回事,但事情鬧這麼大,也不可能私了,面子上又事關兩國國格,一時之間大概也不會有什麼結果。我們這些局外的人,也只能張大眼睛,仔細在超市裡把食材翻來覆去,辨明産地後再説。

商人的嗅覺還是最害的,嗅出了客人的不安,馬上就開始標明了食材的來源為何處,幫忙你在價格與安全中劃下一道區隔線。

接下來,怎麼挑,就是各憑心中的那把尺了。

0803101 (1)

害一點的,連北海道出産的産品也特別先標明。肥水總是不落外人田嘛!

只是日本自己産的食品也真的安全嗎?

根據去年日本警察廳的統計,跟食品安全有關的案件,2007年就有52件,創歷年來新高。大部分都是沒有營業執照的餐廳被檢舉有關。但是其中還是有一些與日本大眾熟知的食品商出問題,受到大眾的高度關心。

内容標示不實的,竄改製造日期或消費期限的,實在都大大打擊了整個日本社會的信。更不知道檯面底下還有多少幕沒有被引爆。

日本在野黨民主黨也順勢推出「食の安全・安心対策関連法案」,要求設立食品安全庁來幫忙把關食品安全。

而我們這些老外,也只能勉強安慰自己,這些至少不是什麼拿馮京當馬涼的謬誤,吃了還不至於會發生像拿工業酒精當米酒喝了會葛屁的悲劇。

0803101 (2)
引自日本警察廳的報告「平成19年中における生活経済事犯の検挙状況について

唉,民以食為天~真的是只能自求多福阿~


關鍵字:食品 偽造 毒餃子 多拜拜 銀針試毒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生活]北國紀元

[屋久]大樹去看大樹-繩文杉之章


一次給你屋久島繩文杉歩道的全部。

良心的勸告:這是一篇很長的遊記。
而且還很過份的沒有放圖。(暫時)

(1)

很久沒有獨攀了。

獨自開著車,在蜿蜒的山路上挺進。雨依舊滴滴答答的下著,心理是百般不願意在這樣的天氣上山,可是又不甘心已經千辛萬苦來到這裡,最後連繩文杉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登山口的停車場已經停滿了車輛,天色微明,大家仍點著頭燈在打包,著裝。

我在車上摸了很久,順便啃著早餐,這樣的大雨實在有點賭氣不想上山。

「該死的雨」,心底不斷咒罵著。

終究還是啃完了手上的麵包,在後車廂的擋板下,緩慢地收著裝備,希望多給老天爺一些時間,把雨讓雨下個夠,好歹也暫歇一下,至少讓我走進登山口時不用穿著雨衣行走。

我這樣祈禱著。

不料,雨下的更大了。

嘆了口氣,閉上雙眼。如果我不上山,也沒人管得著我。獨走不就是這樣嗎?愛怎麼做就怎麼走,任性的旅行。

深呼吸了一口氣,冷冽的空氣直貫腦門。

再熟悉不過的感覺,不知道度過了多少個有著這樣藍墨般色彩的清晨,抖著身體,打包著行囊,上路。心底總算有一些還寫著鬥志印記的細胞被悄悄喚醒。

雙子座的靈魂又開始拆解成兩方勢力角力,從大腦一路混戰到心靈深處,天人交戰一番之後,「逸樂派」節節敗退,「刻苦堂」搖旗攻佔山頭。

還是上路吧~

「山男」還是該有「山男」的樣子。



(2)

荒川登山口除了汽車停車場外,也是トロッコ的車庫所在地。這一條安房森林軌道是日本目前唯一還有在使用運行的森林鐵道,主要運用在電力設施保養的作業及載送一些土埋木下山。

步行在森林鐵道上,理應是頗具思古懷舊之趣味,一想到以前有許多巨大的杉木被切割後從這裡被運送下山,不管當時的時空背景下砍伐是一件多麼正確的事,走在上頭,還是不免心頭鬱鬱,感覺像走在一條血路之上。

常常走在山裡,都會想到寧靜來形容。其實森林裡一點也不安靜,會有鳥叫,會有蟲鳴,風帶過樹梢會作響,雨穿過葉隙也會出聲,連你走在步道上,踩過落葉也會有沙沙的碎裂聲。

只是剛剛摸的太久,出發的有點晩,步道前後都沒有人,顯得格外冷清倒是真的。

或許應該是說心頭上的寧靜,祥和。尤其此刻山景細雨迷濛。

說得好像自己快要得道成仙。

從荒川登山口一路走到繩文衫所在的大株步道入口路程約耗時兩小時半,從海拔594米沿著鐵道攀升到929公尺高的地方,之後進入大株步道後,才是艱苦路程的開始,一路抖上約兩個半小時後,才會見到繩文衫(海拔1281公尺)。

所以現在走在森林鐵道上的八公里路程,算是暖身。

只是雨不停~~~我心理怎麼天氣晴阿~~



(3)

或許是鐵道太過平整,或許是老人家走的比較慢,或許是行囊太輕,陸陸續續「超車」之後,半小時後來到了小杉谷。

小杉谷是伐木的前進基地,1960年代這裡是極盛期,大概住了500多人,還設有中小學。1970年前後因為林業政策轉變而關閉。事隔閉鎖後將近四十年後來到這裡,大自然已經將這裡恢復的很自然,不仔細去尋找,看不出來這裡曾經繁榮繁華過。

在台灣的山裡也有很多這樣的伐木基地,但台灣的植物更凶狠,把歷史吞噬在荒煙漫草之間的速度更快,若不帶把柴刀,根本不必想看到任何的「歷史」。

雨勢稍稍緩和了些,多雨的屋久島,氣氛跟台灣的中低海拔很像,山嵐不時飄起,虛虛渺渺,粉紅的花瓣看似羊蹄甲,佔滿了山頭,像極了山神的碎花裙裝。

這裡的山神是位女性吧?

小弟是説她的打扮,不是説她的淚多。

沒有在此多駐留,繼續前行。小弟爬山都有個壞毛病,上半段都很喜歡趕路,抓著時間跑。但是抵達折返點後,就是靡爛的起點,開始哈啦互虧泡茶聊天,乃至於一路拈花惹草下山。

所以,早上的行程能走則走,更何況今日路程是折返,早點到繩文衫,回程就有更多時間停留。只要回程不下雨,時間允許的情況内,愛怎麼逗留,就怎麼逍遙。

下雨天,就是趕路天。

雖說今天大雨相機不宜「出包」,而且又想趕路,但終究還是碰上了該拍的東西,只好發揮狗仔的精神,遠遠佇足,開始狂殺底片。

屋久鹿是也。來屋久島之前翻閱相關的資料,除了大雨外,鹿跟猴子幾乎是每本旅遊,生態書籍一定都會提到的事物。另外一個是烏龜,不過這個季節來別想看到烏龜。鹿跟猴子還有俗諺註解:「猴子兩萬,鹿兩萬,人兩萬。」(「猿二万、鹿二万、人二万」)

昨天已經先跟猴子打過招呼,果然今天就跟屋久鹿碰頭。俗諺是經驗與知識的傳承,馬上就領教驗證。

雖說鹿猴在屋久島勢力龐大,不過那是以前,現在多少還是受到環境影響,人為干擾等因素,屋久鹿的數量已經減少到三千頭上下。不過屋久鹿顯然幸運得多,雖然這裡沒有天敵,數量受到整個環境(島)的自然承載控制,所以沒有像北海道的蝦夷鹿一樣數量暴,反而引起肉商的注目。

不過另一個面向思考的隱憂就是基因的問題了。

屋久鹿體型大小跟不若蝦夷鹿巨大,體型太大反而不利在山林穿梭,所以隔離演化的結果,現在看到的屋久鹿比山羌略大。尤其是小鹿,看起來跟山羌簡直一模一樣。

看來我這棵樹偽裝的很好,也有可能是長期爬山培養出來的知覺,比鹿發現我前更早一步發現它。

但我要聲明我不是獵人。獵人的殺氣會讓動物提早產生警覺。而它仍然低著頭在鐵軌上覓食,絲毫沒有感覺到我的氣息。所以我不是獵人,得證。

以上是鬼扯的。獵人會讓動物發現還叫高明的獵人嗎?我只不過是把我自己的氣先封住罷了。

後面的一對情侶走近,男的用極低的聲音告訴他的女朋友前面有鹿,女生則是用高分背回答:「在哪?在哪?」

鹿一抬頭,頭再一低就順勢消失在草叢之間。

屋久島猴鹿很多,看來現在「馬鹿」也不少。



(4)

雨勢忽大忽小,默默低頭趕路,路過了白谷雲水峽接過來的叉路口後,前行沒多久,不遠處人聲鼎沸。看來我又追上了另一個集團。

我也不用多解釋什麼。老人家們最愛聊,問了我的出發時間後,紛紛説我脚長真好,三步併兩步。我想眾口鑠金,腳就算不長,也會變得很長。

這裡是大株步道入口,築有生態廁所一間。大家幾乎都會在此稍做停留,解放,補充熱量,因為從這裡開始路程的難度會開始加,要見繩文杉真面目可沒那麼輕鬆。的確,要先渡越海洋,後穿過雨霧,再一步一腳印登高參拜。看起來有點艱辛,不過屋久島自登錄世界遺產之後,人潮可是絡繹不絕跨海而來。世界遺產的金字招牌響亮,是好還是壞,還真是大哉問。

人來,帶來財富,也帶來污染,一刀兩面。日本山區也曾經是黃金遍地的窘態,直到數年前才開始省思,於是蓋起了廁所,再升級成生態廁所,或是鼓勵你自備環保袋,自己打包自己的「產物」下山。於是人多如潮的繩文杉步道,又是講究生態優先的世界遺產,在大家仍然無法普遍接受背著自己的穢物下山的同時,也只好先蓋起生態廁所,作為人與自然的緩衝介面。

思考著屋久島的山岳管理政策,一邊吃著早點,一邊看著老人們魚貫上山。

其實有點心急,看著他們先行,考慮到後面的步程,「塞車」看來是必免不了的事情。想想,也就罷了,告訴自己放輕鬆點,早走也塞,晩走也是塞。

更何況,雨,有點停了。

看了看錶,早上八點。按照原先的估計,要走兩個半小時才會到這裡,那麼,我已經現賺半個小時的悠。

把雨衣脫下抖乾捲好,用力把它塞進背包最深處,假裝這是個祈福儀式。

把雨衣收進深處,意味著放晴。



(5)

大株步道入口標高九百二十九公尺,到繩文杉(1281m)大概還有三百多公尺的高差,表定時間是兩小時三十分,把裝備再整理了一下,就順著步道上行。沿途都是整理過的木道,常爬山的人大概都體驗過階梯步道的害。山區的整理過階梯步道基本上都是讓你走的更累更不舒服,既不符合人體工學,還會加重身體的負擔。再加上登山鞋硬底的力量反擊,膝蓋有傷的人更是苦不堪言。

雖然起步沒多久後,阿公阿婆集團禮讓我先行,但是膝蓋開始隱隱感到不適,只好停下來把護膝戴上,順便休息搓揉膝蓋,緩和一下痛楚,沒多久,就看見阿公阿婆集團緩緩追至,換我避身讓他們先行。

「囂張沒有落魄得久」,腦子裡突然碰出這句話!

溪澗的水聲漸漸遠離,眼廉上映的是蒼蒼鬱鬱,渺渺茫茫的迷霧森林,樹的形體漸漸巨大了起來,看著樹幹上苔蘚的茂密程度,讓我有種錯覺,夾雜著到鎮西堡後山的巨木群與加羅北湖附近的林相的影像。尾隨著阿公阿婆團也不是什麼壞事,讓我可以提早欣賞身旁的景色,不會匆匆錯身而過。

「翁杉」是大株步道遇見的第一棵巨大屋久杉,從小杉谷一路行來,多少可以遇見一些大樹(不是我),但是從此木起,才真的是開始步入巨木的世界。翁杉大約樹齡兩千,樹高23.7公尺,樹圍12.6公尺。比起台灣的一些巨木並不算高大,而且賣相頗差。或許正是如此,得以逃過一劫。想想日本人統治到台灣後,勘查台灣山區後,欣喜若狂,沒多久就從丹大山區搬了兩根筆直的紅檜到明治神宮前當看門。

翁杉蒼勁,軀幹上舖滿了苔蘚,說是挺拔,還不如說是生機盎然。上頭長滿了很多種其他的樹,認識的只有杜鵑,其他喊不出名堂的可多了。想想人家在這裡站了兩千年,塊頭又那麼巨大,再加上雨量豐沛,不小心著生的植物,還真是賺到了,無端的高度硬是比掉在地方高了許多,賺陽光,賺雨水,想不長起來都難。

一棵屋久杉就自成一個小的生態系。

遠看,形體自然複雜,怎麼看,真的都不如台灣紅檜有看頭。要是我是砍樹的,我也會先去砍台灣紅檜。筆直,巨大,整理起來也快。

有趣的是,一到夏天,屋久杉上頭就會「粉粉嫩嫩」,著生的花一開起來,意盎然的大樹也是花枝招展。

粉味很重的大樹,很奇妙的小宇宙組成。



(6)

屋久島地質主要以花崗岩為主,加上大雨沖刷,土壤養分相當貧瘠,卻能孕育出屋久杉般的巨木,自然是一年復一年,點點滴滴所累積起來。生長的慢,木質自然慎密,被譽為日本境內少有的「良材」。樹脂特別多也是屋久杉的特質之一,是其他杉木的六倍之多,也因此不少江戶時代鋸倒的殘木,或是埋沒在土中的倒木(稱為土埋木),腐爛的慢,木質狀況仍然良好而被挖出來製成木工藝品。真是被利用殆盡,能量被運用到最後一刻。

屋久島砍樹的歷史大概可以追溯到五百多年,而制度化有系統的砍樹則是從江戶時期開始。

我不可避免的稱它為悲劇的開始。誰叫我也是「大樹」一族。

拜別「翁杉」不久之後,也正式拜別阿公阿婆團。他們有生態嚮導帶著,嚮導話多,愛說故事,所以一路上停停走走的時間耗去不少。連要上樓梯,前面有樹洞,或是突出的樹根,嚮導都會不厭其煩的回頭警告。嚮導說得生態故事動人,我沒付錢,即使沒聽過的也不好意思湊前去聽,只好遠遠地保持距離,最後終究漸行漸遠。

這也是我很嚮往的工作。一草一木都可以有個故事,而不是老是報一些讓你左耳進,右耳出的植物名詞,更不是只是純粹照顧你吃喝的那種挑夫。他還會教你停下腳步,聽一聽大自然的聲音,或是蹲下來貼近地面,用小老鼠的視角去看看這片森林是多麼的雄偉。把石頭翻開,總是藏著很多的秘密,看似無用的落葉,也是孕育著無限的生機。

想起以前很幸福,很愛聽M講植物,在他的嘴裡,植物不是只抓著地面的生物,而是活著,跳躍在你的腦海。

可惜生態旅遊在台灣山裡老是推不起來,願意把垃圾背下山的嚮導的確越來越多,但是,嚮導何不把垃圾分攤給製造垃圾的登山客背,把精力拿來說一些生態故事不是更棒嗎?

只是夢想。希望有天台灣山裡也能進化除了到願意付費買服務外,也願意付費買知識。

離開「翁株」沒多久,就進入一片小杉森林。這片小杉樹齡約三百,森林之中有一個很大的樹頭,名為「ウィルソン株」(Wilson)。

「ウィルソン株」在1914年時由美國的植物學家Wilson所調查公佈,所以舊稱它為「ウィルソン株」。被砍伐的年代不詳,有一說是豐臣秀吉命人把它砍了,拿去蓋京都的方広寺,不過根據週邊的樹齡與腐爛的程度推估,應該是四百年前左右被砍伐。

光是被砍的剖面周圍大概就13.8m,裡頭已經是中空腐爛,推估當時被砍的時候大概高齡兩千,也有說是三千歳。樹洞中書上寫説有泉水湧出。泉水沒見著,小廟倒是有一座。書上還寫説樹洞裡有十疊。十疊就是十塊塌塌米的大小,這意味著:這比我現在住的宿舍還大一點。

「ウィルソン株」後來被發現當初砍伐後的殘株,用電腦復原後,高度約是40還50公尺,有點忘了,不管是哪個高度,都不難想像,它為什麼會被挑上,砍倒,送去當棟樑。

誰叫它是「棟樑」阿~

但是「殺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

「ウィルソン株」倒下後,原先所遮蔽的大地,頓時也變得明亮起來,重新被陽光溫暖的土地又再次甦醒了起來,大家蠢蠢欲動,想在一片生機蓬勃中,先把身子挺直,企圖殺開一條血路,在陽光爭奪戰中取得先機,站穩地盤,拓展自我族群勝利。

四百年後,看來勝利的還是屬於屋久杉。

原先總要仰颱風或是冬雪,來幫森林做個「大健檢」,把不健康,老化的樹木給吹倒,弄掛,讓森林的某個角落重新洗牌,讓新生重新降臨。現在又多了人類這個莫名其妙的「幫手」,更是精準的把看起來最大的優先弄倒,空出了更大的空間。

不變的是,樹大招風也招亡,不變的是,後起的新秀總是毫不遲疑的踩著前人屍體向上挺拔。

生存,是唯一的不變法則。



(7)

沿著步道繼續攀升,海拔應該已經超過一千了,離繩文杉也越來越近。身前身後又回到沒有人群的狀態,安靜。孤寂。

只要碰到Wilson,接著而來的另一個代名詞大概就是孤寂。(好冷,轉的真硬。)

一路走上來,要跟你說很輕鬆,一點也不難,我說不出口。此刻的我,已是雙手抱胸,埋頭苦~「幹」。一個人走,特別容易忘記放慢腳步,會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直到喘氣聲都快大到把鳥嚇飛,才驚覺該休息一下。想當初柳宗元一定也是因為被貶了之後,心情不好,走路走的太快,跟別人脫隊,弄得「萬徑人蹤滅」,不知道要停下腳步休息,弄得很累,呼吸聲很大才會嚇得「千山鳥飛絕」。

跟我現在的處境真是相像阿~

還好有即時停下,差點錯過了旁邊的「大王株」。從這裡開始,又是另一個新的境界,正式進入世界遺產的範圍。在繩文杉還沒被正式公諸於世之前,大王杉,樹如其名,正是樹裡的大王,屋久巨杉群杉之首。

說它是大王,也不知道是稱讚,還是暗諷。大王杉身上有江戶時代所遺留下來的試切的痕跡。試切的用意在於調查木頭材質,好則送下山,壞則饒小命。

顯然它不是「良材」。即使它也有高24.7米,胸圍也是10幾米。

大王杉又站在斜坡上,因此樹幹長有點歪曲,現在的術語應該是叫做「脊椎側彎」,「脊椎側彎」的確不是「良材」,據說連我們偉大的國軍都不要這種體型,江戶時代的薩摩藩更不會選其赴京。因此,原為「牛後」的大王杉,一不小心,當群龍無首時,就被硬披上黃袍,立地為王。

大王杉一直到1967年,才換「繩文杉」取代出名。

此時累呼呼,在大王前頭,實在抬不起頭來。抬起頭,那不是順勢長起的軀幹,也難以抬頭一眼看透,只能偷偷瞄一下,又繼續低頭休息。

「殺不殺大王~」

「不~殺~!」



(8)

一見到這棵樹,只是覺得奇怪,後來才發現,這棵樹不是一顆樹。

我的意思是說,它還是樹,但是,不是一顆樹,而是兩顆樹。

它被命名為「夫妻杉」。果然住的近的人,想法都會一致。夫妻杉高也是20幾公尺,神奇的事,夫妻之間有一根連結的樹幹,看起來像是右邊的夫,伸向左邊較纖細的妻。我瞧不見底下,不知道是不是下頭是共用一個樹頭,上頭才分成這樣,但是那個牽手的姿態,真是夠甜蜜。既然如此,生物上的原理也就懶得去探明,有時候,一些事務還是朦朦朧朧的保持些美感,何苦為賦新詞強說愁呢。

順便四處張望,還可以看見大王杉的身影。果然是大王,睥睨天下。

走到這裡,一個鐘頭剛好。媽呀~真是走的太快了些!看了手錶上的海拔,已經一千兩百多公尺,頓時有點失去距離感。因為,繩文杉海拔高1281米,這一段表定登山時間是兩個半小時,我已經走了一個小時,那剩下的一個多小時,只要爬升不到一百公尺。。。

剩下難不成都是平路嗎?爬一零一恐怕都會比這累。

翻出了地圖,對了對方位,仔細判讀了一下,繩文杉應該是近了。只是雲深不知處。

不知道自己賺了多少時間,但是用來補充點能量應該是綽綽有餘。吸著沒什麼味道的能量果凍包,看著地圖,突然傻笑了起來。

「科科~~繩文衫欸,快要到了。」



(9)

看~怎麼又是樓梯。心不甘情不願的步上樓梯,結果是個平台,不知道是要看什麼的展望台。於是走向最近的解說牌。

嚇~~~~~~~~~~~~~~馬上倒退九步。

不會吧~~~~~~~~~~~~~繩文杉到了。

抬頭一看,霧重煙輕的林間,的確有著一顆巨大的樹。莫非它就是傳說中那株七千兩百歳的老樹,自繩文時代就發芽,躲過無數的颱風,地震,天災,人禍,至今依舊頂天立地那株的「繩。文。杉。」

突然很想哭,我怎麼是用這種方式讓繩文杉登場。好想倒帶再來一次。

劇本裡,我應該是轉過一個山坳,然後突然有巨大的陰影覆蓋在我的身上,身體會引起一陣冷顫,然後猛然抬頭,看見繩文杉的巨大身軀就挺立在眼前,此時最好有幾隻山鳩,被我的腳步聲驚動,來個吳宇森式的慢動作飛過,要從右下角往左上邊飛去,意味著願望的達成,昇華,隨著腳步的移動,樹叢間還有陽光撒下,照的我眼睛有點張不開,還要有飄渺的霧,從後面徐徐吹來,讓繩文杉看起來更添幾份莊嚴,肅穆。

不用有十字的光芒,那有點假。

可是,剛剛它就這樣莫名奇妙,在我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之下跑出來了。

喔~它不會跑。是我就這樣跑進來了。

既現之,只好接受之。一開始,失望大於期望,雖然讀著繩文杉高25.3公尺,胸圍16.4公尺的資料,它的確是棵「大樹」。但是還是會有:阿~這就是繩文杉~,這樣的感覺。雖然我比預定時間提早了快兩個小時抵達,但是震撼度卻是莫名的薄弱。

前後依舊都沒有人,剛剛明明聽見前面有人聲,現在連個影都沒見到。來了都來了,索性就躺下來找個好角度好好欣賞「繩文杉」吧~

看著看著,越發奧妙。

你一定有吃過薑母鴨鍋裡的白菜吧!看似最沒有酒味的東西,後勁卻是異常的強烈。繩文杉就像是那個白菜,初看也許因為期望落差而覺得沒什麼,有點平凡,但是待久了,反而越看越神奇。

繩文杉實際上的年齡依據碳十四定年的估計是兩千一百七十歲(1984年時測定),但是這是内部中空處所探測的年齡,依屋久島的環境推估,六千三百年前曾經受到週邊硫黃島火山爆發的影響,理論上植披應該在高熱的環境下全部都領便當,重新洗牌,所以七千兩百年一說變成了巷間美談,再考量其他地質環境,應該不會超過四千歳,最多最多也就是六千多歳。

那麼現在至少兩千兩百歳,也就是說商朝末期的時候,眼前這棵樹已經開始向下扎根,發芽壯。樹幹表皮的樹瘤所形成的凹凸與斑駁的樹紋,歷經滄桑感之厚重,讓人看了覺得依靠起來,格外安心。心靈上也就平靜許多。

當初取材的記者望見繩文杉豐沛旺盛的生命力,向上伸展的姿態頗像縄文土器的火燄土器,於是用「繩文杉」取代了原來的「大岩杉」(取自發現者岩川さん)。

現在看來,上頭依舊青蒼翠,著生的被子植物至少就有十三種以上,雖然不是開花季節,但是如同火焰般向上沖天的樹幹,再搭配起附生植物的茂密,繩文杉就有如一泉活水,從地拔起,再造另一個小宇宙。讓人看了彷彿也能吸取許多養分,全身充滿活力。

當然,我知道,這跟我躺著休息了好一陣子也有關係。但是那種後勁的美妙言不可喻。

現在只能憑空眺望繩文杉。過去大家都是拼了老命走來這裡,不免想去摸摸繩文杉,感受一下兩千多歳的軀體,看看是不是能吸取到什麼精華,也幫助自己延年益壽。於是,繩文杉週邊植披被踩死,水土保持喪失,土沙褪去,樹根裸露,繩文杉大概也沒想到,活了兩千多年,度過颱風,豪雪,也躲過地震,來者不善的會絞殺宿主的寄生植物,最後居然差點死在身高只是1/15的人類手上。

所以展望台建了起來,還發起了一人一沙的運動,填補流失的土砂,把裸露的根系重新覆蓋回土中。

千算萬算,還真的是躲不過人類暗算。



(10)

聽到後頭的阿公阿婆團的腳步聲了。躺在地上,果然可以感受腳步聲音速傳遞的快速。我獨占了展望台快半個鐘頭,也該滿足了。

拿起枕在頭下的背包,一起身,碰見了一對情侶,從步道反方向過來,看來之前聽到的聲音應該是他們吧~我並沒有產生幻聽的錯覺。

再往前一點是一個休息的涼亭,再繼續往前就是可以落腳的高塚小屋。這個登山小屋跟台灣的比較像,要自己背睡袋,準備糧食自炊。再更往前還有一個新高塚小屋,分別可以收容20人,40人。由於沒有人管理,跟台灣早期的山屋一樣,是個很殘酷的世界,勝者為王,早到睡床上,晚到睡地板。倒楣還會擠不下,得餐風露宿。

本來想在涼亭煮個熱飲喝,無奈看到牆上貼著為了繩文杉云云,勿用爐火。只好先套上左腳的護膝,再拿出另一包熱量果凍包,花了五秒狂吸後,迅速離開。原本躺著看樹是很舒服,但是沒有陽光,身子一旦冷了下來,就麻煩了,再加上此時沒有熱飲可以補充,還是早早動身,讓脂肪可以燃燒,讓身子可以快點再暖起來。

再看繩文杉一眼,穿越了兩千多年的相遇,終究是很不可思議。就此回身,可就是「別時容易見時難」!兩千多年後,會不會也有一個大樹,也來看大樹呢?

下山途中路過山澗,又再次見到森林的使者-屋久鹿,我又拿起相機用力地拍著牠們喝水的樣子,大概距離太近,相機的聲音驚動了牠們,喀嚓一聲,就看見牠們驚動的身軀,急忙逃離。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換我嚇到了。我身後有一隻大鹿,大概是急著去跟小鹿會合,但是路徑又被我阻擋,一時舉足不定,顯得有點焦躁。

我閃,我閃。

請使者原諒有些事情總是剛剛好發生,總之不要從我後面肛肛我就好。

下山速度總是快些,也慢些。步道幅度不,途中不斷等待錯身的而過的人也不少,不過沒關係,回程時間充裕,都還再盤算之中。

又走到大王株下,這次比較不累了,總算可以抬頭好好的望著大王。剎時,眼睛有點睜不開,陽光真的從樹梢間撒落了下來,即使沒有山鳩飛過,大王一樣看起來有氣勢,令人直想深深一揖。

陽光都來了,接下來更是拈花惹草的好時光。就這樣一路愜意散步回到大株步道口,不過十一點前後。難得碰上屋久島少有的第三十六天(原有俗諺:屋久島一個月下三十五天雨),褪去了有點濕重的鞋襪,躺在森林鐵道終點前的鐵橋上,讓腳掌透透氣,紓紓壓。

這才是人生。如果沒有脚臭的話。



(11)

好好曬了數十分鐘,走起路來,腳步都變得輕盈。又開始像小朋友般四處張望,一會望見右邊的山稜上,造型奇特的翁岳聳立在山稜的交叉點上,活像隻兔子。一會又在路倒在鐵道旁的倒木,長滿青苔的樹幹上真的有剛發芽的小杉苗。屋久鹿大概也是之前下雨下的悶極了,紛紛出來逛,一路上碰到了不下十隻,有點像是在玩生存遊戲,看是誰先發現誰,屋久鹿發現我的早,我就只能聽見西西酥酥的遁入草叢聲,瞧見白色的屁股晃阿晃的。要是我早一點看見屋久鹿,屋久鹿只好乖乖就範被我「獵」入鏡頭。

陽光下的鐵道看起來和藹可親多了,不像來時陰沉。但是還是洗不去這曾經是一條「血路」的意象。

從江戶時代起,屋久杉大概就消失了大半。1920年屋久島居民爭取屋久島森林的自營權敗訴,確立屋久島的森林為國有之後,有「屋久島憲法」之稱的「國有林經營大綱」接著頒布,1923年安房森林軌道便如同一把尖刃,自安房一路刺入屋久島的心臟,不僅是屋久杉,連其他有價值的闊葉林種,就如血液般不斷流出,昭和三十年代,配合戰後復興的經濟需求,更導入機械化伐木,除了有特別標記的巨木得到一張免死金牌外,大面積的砍伐更是導致屋久島森林的大量失血,猶如殺戮戰場。直到1970年才終止。

還好日本人留了一手,沒有派出手持尚方寶劍的欽差,不然這些存殘的高齡木就算有十二張免死金牌也不夠用。只是台灣的阿里山,八仙山,加羅附近的巨木怎麼沒有什麼金牌來救?

回程途中,腳步放的慢些,罩子放的亮些,看見了來時錯過的三代木。三代木,顧名思義,三代都長在一起,但是時間相隔了很久。第一代的老樹大概一千五百年前倒下,第二代的老木就不客氣的跨著樹頭往上長,結果營養太多,長的太好,三百五十年前給動刀送下山報效國家去了,第三代的新木,追隨著傳統,踩著前人的肩膀繼續前進,躲過了大劫殺,活到現在。算是很有趣的題材,森林週期轉動的替換因素:「倒木更新」「切株更新」都濃縮在這裡。

下午一點十五分,鑽過唯一的一座隧道後,老遠地就看見荒川停車場的車子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老天為了慶祝,除了送上陽光的當祝賀禮外,還啟動了安房森林軌道的現役DL跑在軌道上亮相給我看,展示一下日本唯一的現役森林鐵路仍然活著的證據。過去的「血路」,今日的任務早已不再是運送砍伐的木材下山,除了提供給機關車行駛維持水力發電的保線任務,或載土埋木下山供島民製做木工藝品外,現今的森林鐵道,也是眾人聖地巡禮的起點,串起心靈與自然交流的媒介。

等著午餐用水沸騰時,和一位等著接客人的嚮導聊了起來,好奇不成章法的亂問,對方也豪爽的接招應答,嚮導的父親過去就是在不遠處的小杉谷成長,工作,就是我口中的「壞人」,然而時空變遷,昔日執刀的職人,現今反到轉變為屋久島森林的守護者,成為一位森林志工,無怨無悔的在山上維護步道,幫忙丈量巨木,做森林調查,繼續貢獻他的所學所知。漂亮的一刀兩面。而他,宛如森林中的輪迴,踩著父親的肩膀,汲取著父親的經驗與知識,成長壯,他用他炯炯有神的雙眼,及堅定的語氣告訴我,他,也將會繼續這守護山林的千年志業。

好個千年仕事阿!!

是的,大樹終於看了大樹。

而且大樹也將會好好地守護著大樹。

晴空豔陽下,大樹打從心底地期許著大樹。

(繩文杉之章 終)

有看完可以留個言,看你是要我感動得哭給你看,或是寄北海道的雪給你代替我的眼淚都可以。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旅行]歩隨芭蕉

[北國]幹大杯


0803071 (2)

用詞這麼豪爽的廣告,連我這種很少去居酒屋的人看了都很想去。

0803071.jpg

主要是廣告他們用的杯子(要預約)很大,很豪爽。要整人,玩遊戲不怕沒道具。

一般都是看到用「乾杯」比較多~

為什麼特別要用幹~~~~~~~~~~杯這麼豪爽有力的詞,老實説超乎小弟的理解,實在是不太明瞭。而且印象中日文的「幹」與中文的「幹」的意思也不太一樣。

不過,札幌的確有家居酒屋叫「幹」。

依著線索找到該居酒屋的網頁,卻是寫著正常的「乾大杯」。氣勢瞬間就遜掉了。

08030713.jpg

也許「乾大杯」跟「幹大杯」是什麼秘密連結的雙關語,這個不是小弟所能理解的範圍,有沒有日文達人願意幫忙解惑看看。

不過,我喜歡「幹大杯」。

有機會,一起來去幹幹看。

關鍵字:三字經 乾杯 幹杯 鋼杯 X杯 肛肛看 吼搭啦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生活]北國紀元

[北國]奧運選手走秀


今年的冬天打工季算結束了。只是今年到目前為止沒打到什麼特別奇怪的工。

前年跟著消防署特搜隊去雪訓。

去年則有機會偽裝成奧運選手。

唉~還真想成為滑雪的奧運選手。早十年來北海道就好了。不過這把年紀有機會當當偽物就已經很開心了~

好漢總愛提當年勇,接著就來鬼扯話去年。聊聊當時冬季奧運選手的服裝好了。以下這些服裝聽當時電視台的劇組人員説,都是真的考據1972年當時台灣冬季奧運代表選手的服裝而再製。

下面就由小弟來走秀介紹一下啦~
勸告:現在把視窗關掉離開還來的及~~

DSC07311.jpg
「你好,我是李俊男!」

大會開幕及閉幕時的正式服裝。

DSC07312.jpg

側面。看起來很暖喔。我想當時應該是蠻暖的,只是劇組節省成本,做做樣子,實際上内裡是舖棉。台灣夜市賣的300元夾克都比它暖。

IMG_0450.jpg

帽子。白色的耳罩讓小弟看起來很像高飛狗。後面則是模擬當時選手村的樣子,這個就要大力稱讚一下劇組,真的很用心,除了不忘我們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連遠處的高樓都不忘去裝飾了奧運的logo,以免鏡頭穿幫。

IMG_6104.jpg

全身。下面的水藍色褲子也是舖棉。真他X的冷。搞不好裡頭塞稻草都比較暖。

IMG_6127.jpg

正式開幕時的樣子。地點在真駒内。還好我們這些臨演戲份不多,很快就可以收工。不然真是冷阿~

IMG_0455.jpg

除了陳伯霖以外的台灣代表隊隊員。教練的名字已經忘了,是個學識淵博風趣的演員,劇團出身,底子很硬的演員。

2007_1 001

這是比賽時的服裝。其實整個配色的意象就是從國旗來的,外套的藍,毛衣的紅與内襯的白。褲子是緊身褲,可惜小弟身材不好,穿的鬆鬆垮垮。小弟的身長造成劇組很大的困擾,褲子老是不夠長。不過小弟不是什麼大牌的明星,劇組討論後決定不管小弟的外型,而且鏡頭拍不到。

跑龍套要認命,隨便套套就好~只是冷風從褲管口灌進來時,寒意直上背脊。

DSC07324.jpg

雖然只是臨演,劇組對我們還不錯,我們還有專屬的休息室。

2007_1 002

正式拍戲時,就只穿這樣。上加雪鏡,毛帽,及號碼牌。再來稱讚一下劇組人員,真的很貼心,導演一卡~馬上就會遞上外套跟手套。超有大明星的感覺。

雖然只有短短三秒鐘,也會飄飄然。

話說要開拍時,劇組人員扒衣服也是扒的很快。

2007_1 007

照例,來個比賽服版的台灣代表隊全隊合照。陳伯霖大家都很熟就不多說了,教練右邊拿煙灰缸的男生是日本演員,背中文台詞超努力的,而且一點演員架式都沒有,超和藹可親,名叫「シンスケ」。

DSC07332.jpg

這個是便服,應該是設定在選手村裡穿的服飾,一樣是紅藍白。

一樣,小弟穿起來很「緊繃」。

2007_1 011

片場總是很多有的沒的道具,偶爾沒事,得到允許後,就會拿來娛樂一下。

IMG_6171.jpg

經過另一位臨演的同學W跟劇組的交涉後,這些衣服最後還真的都送給我們。

純紀念。完全沒辦法穿出門。

2007_1 013

「你好,我是來自中華民國的滑雪選手,我叫李俊男,背號六十五號,請多多指教。」


打工花絮:
[北國]たった一度の雪
[北國]放空
[北國]背景

關鍵字:1972 札幌 冬季奧運 選手 服裝 たった一度の雪 偽物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生活]北國紀元

[北國]雪盆


080305_1838.jpg

「阿母~賽卡緊咧啦~~」

「阿弟阿~你當作這似三太子欸風火輪喔~」





IMG_6073.jpg
右邊那個。左邊的輪胎就是純粹拿來玩的

雪盆,日文通常稱呼它叫雪そり(YUKI SO RI)。可以玩,可以載東西,還能載小孩。北海道或下雪下的多的地方必備的民生用品。以前多是利用木頭,現在很多都會改成現在常見的塑膠雪盆。輕,也方便攜帶。稍有規模的超市幾乎會賣。

我有試著拉過,還真是不好操控,速度不可以太快,否則很容易翻盆。

DSC03341.jpg
翻盆事故處理中

大人會拖去買菜,小朋友也會拿來拖自己的玩具跟雪具。

IMG_6158.jpg

真的是很深入生活之中,從小開始就會接觸到,不管是鄉間,車水馬龍的都市,只要有雪的地方,雪盆就是一個輕鬆愜意的選擇。

IMG_6161.jpg

如果是去野外,更是少不了它。

IMG_6321.jpg

不需考照,繩子套了就上。。

IMG_6335.jpg

不用加油,比脚踏車還環保。

IMG_6338.jpg

只要有力,人人都是天賦異稟的馱獸。

延伸林客:
北海道人冬天生活道具


關鍵字:雪盆 雪橇 神獸 驢打滾

PS.感謝花飛二位弟兄獻身演出。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生活]北國紀元

[北國]札幌市役所展望回廊


080304 (4)

札幌市政府的樓頂,19樓,兩側設有展望回廊。是札幌市區裡除了JR TOWER電視塔摩天輪外,另一個可以俯覽市景的地點,重點是:無料

只是我沒辦法告訴你這裡可以看得到什麼,看不到什麼。

因為,冬天不開。

不過應該不會比對面的電視塔差到哪裡去....

080304 (3)

080304 (2)

南北各有一側展望台,聽說18樓有餐廳跟咖啡廳。所以冬天可以去那邊吃飯喝咖啡,看看札幌市景。

看看日本人從展望台拍的景色

札幌市役所 位置 (就在大通公園旁)
展望回廊開放時間(不確定):5月中~11月,辦公時間。(所以沒夜景可看!)

關鍵字:札幌 展望台 夜景 看不到
関連記事

カテゴリー:[生活]北國紀元

部落格資料検索

プロフィール

Author:Bigtree.BT.大樹
2004~2010曾滯留北方雪國的逃避系男子
目前暫時返台吹吹風
專長:不務正業,特愛打馬賽克

最近の記事

訂閲RSS

全記事(数)表示

全部文章標題清單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人客來坐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